Le Bassin aux Nymphéas – Monet’s Water garden (3)

«Le Bassin aux  Nymphéas» (Water lilies pond) of Monet’s Water garden.
photos taken in Claude Monet’s water garden (Le jardin d’eau Claude Monet) / Giverny France / summer 2011
« It took me some time to understand my nymphéas…..I grew them without thinking of painting them . You cannot become immersed in a landscape in a single day…And then, all of a sudden, I had the revelation of the enchantments of my pond….I took my palette . Since then, I have had almost no other model. »   Claude Monet talked about the nymphéas of  his Water garden in Giverny.
Claude Monet’s «Le Bassin aux nymphéas» (1899).

莫奈,印象派,Giverny – 诺曼帝(三)

“我被Giverny的美丽彻底迷住。”莫奈说。« Je suis dans le ravissement, Giverny est un pays splendide pour moi. » – Claude Monet.

Giverny离首都巴黎不到100公里,位于塞纳河流域,有一条小河贯穿全村,土地肥沃人口稀少环境幽雅恬静,直至今天村里的民风都十分纯朴,完全没有“旅游胜地”的商业气氛。整个村庄隐约着印象派。

当年不少美国的印象派画家被莫奈吸引到Giverny,在莫奈旧居不远有一家美国印象派博物馆,我去的那天碰巧博物馆闭馆一周,所以只看了它漂亮整洁的花园。

村子的主街就叫莫奈路,莫奈旧居,印象派博物馆,教堂和商店餐厅旅店都在这条路上。

在这家1900年开的餐厅用膳,墙上挂了很多老照片,一碟鸭肉沙拉份量很大,味道极好,非常实在。

一家小客栈。

村中小道。

莫奈的墓在村子的教堂旁边,和他的其他家人合葬一起。“我们亲爱的克劳德.莫奈在此长眠 14 nov. 1840 – 5 dec. 1926。所有人都为之痛惜。”

莫奈旧居Giverny – 诺曼帝(二)

莫奈的儿子米歇尔.莫奈(1878 – 1966,莫奈有两个儿子,均无子嗣)将父亲在Giverny居住过43年的房产赠给了美术学院。经过整修,莫奈旧居于1980年向公众开放。

为了能在大批游人到来之前进入莫奈的房子,我提早20多分钟在门口等,应该说是排队,前面只有几个人,心想我可以慢慢看大师的住处了。九点半开门,有门票的人优先,我后悔没在网上买票已经太迟。虽然五分钟后就买了票,但是莫奈的旧居里已装满了人。

莫奈旧居很大的特色是里面的日本画。莫奈喜欢日本画到了痴迷的地步。他收集了200多幅日本画(其中119幅可以在他的旧居中看到),他的一些画很有日本画的影子,他的水花园(Le bassin nymphéas)里的桥就是日本风格的。

两层楼的旧居不是十分宽敞,艺术家风格浓厚。里面不允许拍照,如果可以拍照的话,一定“交通堵塞”。有一间较大的厅子里挂了很多莫奈的画,看的人不愿意离开,我都进不去。

1926年12月5日,莫奈在他住居睡房中辞世。

买了一本小册子,等回家后再仔细看莫奈住过的房间客厅,用过的厨房…。

莫奈旧居,Maison de Claude Monet。

旧居前的花园(Le clos normand)咋眼看觉得很满,到处是花草和树,什么都想看却好象不知从何看起。而当专注到某处时,就发现每一朵花每一棵草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

我也买了这种花的种子,要试着种,它们的名字:Tigridia pavonia,源于墨西哥,花期7月到9月,据说花朵早上开放,下午5点凋谢,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朵出现。
 

蜜蜂瓢虫都喜欢这里。

 

那个绿色门旁边有一个地下通道,走过去是花园的第二部分,睡莲池塘。

莫奈花园Giverny – 诺曼帝(一)

莫奈(1840 – 1926)在Giverny度过了他的后半生((1883 – 1926)。

Giverny位于法国东北诺曼帝,和大巴黎地区交界,一个500多居民的小村。由于莫奈,这里几成了印象派画的代名词,很多美国的印象派画家在此逗留,离莫奈旧居100米处,有一个美国印象派博物馆。

莫奈在Giverny的旧居花园分两部分,旧居前的诺曼帝花园(Le clos normand),穿过一个地下通道,是莫奈花园的第二部分,水花园 – 睡莲池塘(Le bassin aux nymphéas)。

1893年莫奈着手修建他的水园,“我喜欢水也喜欢花,我梦想池塘里长满了植物。” 莫奈对他的水花园非常骄傲,他常常邀请朋友和他一起漫步在池塘边,欣赏水面上盛开的睡莲。莫奈从1897年开始画睡莲,“我用了很长时间来懂得我的睡莲…,之后,我就再没有其它的模特。”

莫奈的水花园,睡莲池塘,有着激动人心的喜悦,我真想把它背下来。

水园入口,

睡莲池塘,

喜悦,

和莫奈一起细细欣赏水园美景,

今年的冬天比较冷,夏天热不起来,7月了,睡莲才开了一两朵,

莫奈的睡莲画,《Le bassin aux nymphéas》(1899)。

巴黎奥赛博物馆

“巴黎永远是巴黎。那奥赛博物馆永远是什么?印象派的殿堂?当然,但不仅仅是。浪漫派,新古典,自然主义,现实主义,学院派,后印象派,日本派,东方派,象征派,新艺术,恐惧派,… …;十,十五,二十种不同流派争先恐后,奥赛博物馆向观众展示从1846到1914的每一个年头,都有影响到我们今天生活的新艺术新科学诞生。”

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设在巴黎左岸1900年建成的同名火车站,1986年12月9日开馆。馆中展出基本上是19世纪的作品,也有些许20世纪初的。法国19世纪可以说是新文艺复兴时期,那个时期留下来的作品一直让人激动不已。

这是第二次去奥赛博物馆,第一次去时对法国艺术一无所知,参观也就成了蜻蜓点水。这次心里较有底,收获自然比上次多。

但我低估了作品的力量,它们会像磁铁一样紧紧将你吸引,使你不能离开。

预计在馆停留四小时,远远不够。过些时候再去。最理想的是每次只看一部分,不要一下全部看完。

见到了马奈和莫奈的《草地上的午餐》,莫奈的《虞美人》;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真迹就是不同啊,我可以在每幅画面前坐半个小时。

喜欢的太多,两幅描写农庄生活的画也在其中。

《拾穗者》(Des Glaneuses, 1857) – 米勒 (Jean-François Millet 1814 – 1875)。米勒来自农人家庭,法国出色的田园画家。画中的妇人在收割后的麦田里捡留下的颗粒,米勒用简单背景突出拾穗细节,并描绘出拾穗农妇的高贵。

《午休》(La Sieste, 1890) – 梵高(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这是梵高模仿米勒的画,梵高把自己一系列的模仿画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他说:“模仿是学习,更是安慰。我手中的画笔就像小提琴上的琴弓,完全为我的快乐。” 梵高是米勒的崇拜者,他的画和米勒的画都充满丰富的色彩。

奥赛博物馆外观:

奥赛博物馆大厅:

以上4张图片均来自奥赛博物馆网页:http://www.musee-orsay.fr/

奥赛馆不间断地收集19世纪的作品。1995年展出了一幅新的私人赠品:《世界之源》(L’Origine du monde, 1866) – Gustave Courbet (1819-1877)。画的名字极普通,内容就十分让人“不安”,不敢直视。作者直接将女性性器官(世界之源)不加掩饰呈现在观众前面,细腻的美术手法使得画作跳出了色情画的范围。该画放在馆里一个很显眼的地方,没有任何遮盖。据说有工作人员在旁观察观众的反应。《世界之源》(L’origine du monde)

奥赛馆门前的马:

奥赛博物馆以前是巴黎-奥尔良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