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Photo Challenge: Merge

Break the rules and experiment , surely that’s the aim of the Versailles Castle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 (Joana Vasconcelos Versailles), at least one of.  The art merge into the old Versailles atmosphere, give the old Castle some fresh air, contradictory though.


One of the exhibition work, a tower made with blue bottles.


When the night falls.

photos taken on July 2012.

安放广州(10)- 旧梦不须记

去法国南部普罗旺斯记忆深刻是它的味道,存在于空气中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去美国加州记忆深刻的是那里盛开的紫荆花勒杜鹃,很熟悉的花,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味道是热气水蒸气花草树木沙沙石石参杂着的南方味道,紫荆花勒杜鹃是广州随处可见的花。人是顽固念旧的动物,喜欢吃已习惯吃的东西,因为味道已留在脑子里了,闻到看到已习惯闻到看到的东西也很自然的容易引起共鸣,那是刻在骨子深处的记忆被唤醒。

我不肯定有些记忆被唤醒是好还是不好。

广州紫荆花。12月路旁的高大的紫荆开满灿烂熟悉的我很喜欢很喜欢的花,它们给南方潮湿阴冷的冬天予色彩和温暖,我还觉得它们有香气,尽管走近去闻又好象没有。

广州老房子和勒杜鹃。我看到它竟然几乎被震住,因为这是我们家住过多年的老房子,它居然被选中留了下来!在四周都是新建筑新道路中被留了下来,虽然门前的油加利树没有了,但是有我许多童年记忆的房子还在!

记忆被唤醒,每一次都相似。路越走越远,心也跟着走。童年的记忆参进了成年的记忆,是否童年记忆比成年记忆年代久远就更加珍贵更加有价值?

我的广州,要怎样才能将你安放,但愿我已把你安放。

《舊夢不須記》 -雷安娜

安放广州(8) – 石室

石室天主教堂,出国前去过一次,第二次去年底,法国人设计的新歌德式十九世纪建筑,在广州西关。

老教堂的气氛是我不喜欢的气氛,很多时候我只在教堂外流连,一进去就有想逃离的念头,觉得压抑,甚至站在教堂外也有很沉重的压迫感。但是欧洲到处都有教堂,家里望出去就有两座。日久天长慢慢地对教堂亲近起来,能够在教堂外欣赏它的建筑结构,也可以在教堂里面享受它的肃穆安详,看它漂亮的窗花。有时会投一两个铜板,点一根蜡烛。

石室的影子总在脑子里晃来晃去,我知道我不得不去看它。

见到它觉得很熟悉,不是因为以前来过,那一次看石室没留下印象,石室和我同一个城市,但它的存在与我无关。

石室和法国的教堂太像了,我以前住的地方和现在住的地方以一个相像的天主教堂有了连接,心里很安慰。

教堂玻璃窗上的圣经故事。
 

Cathédrale du Sacré-Coeur du Guangzhou,  cette imposant cathédrale catholique fut construite en grandit entre 1863 et 1888 dans le style néogothique, par l’architecte français Guillemin. Ses deux flèches massives s’élèvent à 48 m de hauteur. Les quatre cloches de bronze furent fondues en France; les vitraux, qui provenaient eux aussi de France à l’ori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