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车

 我怀疑,三藩市世界闻名的缆车本地人不坐的,走得慢是一回事,老那么多人,干嘛要去凑热闹。但朋友说,她以前坐缆车上班。
 
老朋友Qmm特意请假陪我兜风,问我要不要坐缆车。我说人太多,不坐。她觉得来三藩不坐缆车不像话,“坐两站,最多我请,”她说。笑死我了,好吧,不坐是有点亏。
 
九曲花街的那个路口。我们打算从这里坐到鱼人码头,再坐回来,大概用不了半小时,然后还有时间走花街:
 
谁知鱼人码头总站等车的人排长龙,我看着人龙似乎一直向前移动,排就排吧,Q也说,趁此机会做一回游客。
 
缆车掉头。工作人员动作熟悉极其缓慢,掉完头在车尾还坐一会,聊聊天。排队的人急,他们不急:
 
足足排了一个小时!快到我们时,Q突然说,下部车可别坏了啊!我自作聪明地说,这车不会坏的,连引擎都没有,怎么坏呢?谁知我话才说完,前一部车就倒回头,被告知是煞车坏了。我们忍不住大笑,这一小时,我们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是些陈年旧事了,可是一切,都像在昨天。也许,十年以后,我们还会提起在三藩排队等缆车。等车:
 
车内。拥挤程度跟国内的公共汽车有得比:
 
”风驰电掣”。右上角是儿子的favorite bookshop:
 
车上车下都是拍照的人,还是车下拍“稳阵”,不过还没听到有谁在车边拍照片掉下来的:
 
缆车行走时发出“叮叮叮叮”的声音引起路人注意,所以,唐人称它为“叮叮车”,Q告诉我。

史丹佛大学和美国的读书气氛

 美国行之前就想要至少看一所美国大学,史丹佛处于行程路线内,朋友又说她正好和女儿去那里的博物馆看一个以前没看过的亚洲艺术展(听口气她们常去),就约好下午在校园碰面。于是当日一早在三藩市和另一对朋友吃了早餐,走了金门桥,还到三藩对面的小镇Sausalito转了一圈,再去一家台湾餐厅小吃,最后赶在下午4点博物馆关门前一小时在史丹佛校园人车交接。朋友戏称我这次美西行是陈水扁出巡,不不,是胡锦涛出巡,兴师动众。没那么夸张啦,不过一路得到各位朋友的悉心关照,真是很感激。
 
临近关门时间,老朋友久未谋面也来不及寒喧,马上进馆参观。博物馆里展出的是一些私人收藏的亚洲艺术品,规模不大,已很可观,而且免费。大学校园里有这样一个博物馆常年对公众免费开放,内容不时更换,感受出美国对文化学术的重视。很感慨的是,尽管美国是个物欲横流崇尚金钱的社会,但是它却有很好的读书学习气氛。那里的书店,不论大小新旧,都鼓励顾客浏览阅读,杂志书籍随便翻随便看,想看多久看多久,不买也没关系,甚至可以复印,还提供舒适的沙发桌子,饿了,旁边有咖啡店,图书馆就更是宽大设备现代化资料齐全,处处为方便读者而想。这些,法国是无法比拟的。至少,美国是爱书人的天堂。
 
史丹佛艺术中心博物馆外面
 

里面,这件不是亚洲艺术品,没看出来是什么,满漂亮的

校园。建筑看上去很有古味,但却很新。这么矛盾的东西可能美国才有的吧。在欧洲古建筑看上去就是很古很旧的,外表很新的建筑一般都没有古味。

 

校园草坪上有人弹唱有人野餐,也有这个妈妈和她的孩子,两个小人儿可爱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