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放广州(10)- 旧梦不须记

去法国南部普罗旺斯记忆深刻是它的味道,存在于空气中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去美国加州记忆深刻的是那里盛开的紫荆花勒杜鹃,很熟悉的花,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味道是热气水蒸气花草树木沙沙石石参杂着的南方味道,紫荆花勒杜鹃是广州随处可见的花。人是顽固念旧的动物,喜欢吃已习惯吃的东西,因为味道已留在脑子里了,闻到看到已习惯闻到看到的东西也很自然的容易引起共鸣,那是刻在骨子深处的记忆被唤醒。

我不肯定有些记忆被唤醒是好还是不好。

广州紫荆花。12月路旁的高大的紫荆开满灿烂熟悉的我很喜欢很喜欢的花,它们给南方潮湿阴冷的冬天予色彩和温暖,我还觉得它们有香气,尽管走近去闻又好象没有。

广州老房子和勒杜鹃。我看到它竟然几乎被震住,因为这是我们家住过多年的老房子,它居然被选中留了下来!在四周都是新建筑新道路中被留了下来,虽然门前的油加利树没有了,但是有我许多童年记忆的房子还在!

记忆被唤醒,每一次都相似。路越走越远,心也跟着走。童年的记忆参进了成年的记忆,是否童年记忆比成年记忆年代久远就更加珍贵更加有价值?

我的广州,要怎样才能将你安放,但愿我已把你安放。

《舊夢不須記》 -雷安娜

天使岛移民站Angel Island Immigration Station

我无言以对,这段历史,对我来说如此陌生。这就是我们先辈淘金梦的第一站么?
 
去天使岛(Angel Island)是和监狱岛Alcatraz,阿尔卡特拉斯岛同一天的联票,时间很紧,知道没有可能看很多东西,但如果不这样,就干脆去不了。我要看的是天使岛上的移民监狱(还是监狱,完全是凑巧,尽管性质不同,天使岛的监狱更接近拘留所,美国人称它为“移民站”) 。

1910 – 1940年间,天使岛美国联邦移民站(The United States Immigration Station)拘留过近百万来新大陆淘金寻求新生活的移民,其理由为健康检查,询问进而变相地关押,移民来自一百多个国家,很多是亚裔,亚裔中多数是中国人,关押时间从几天到几年。

天使岛很大,移民站拘留所只是该岛的一个角,离码头约1.5英里。每天从码头的咖啡馆有三次小巴士开往移民站,由于先去了阿尔卡特拉斯岛,三班小巴都错过(最后一班下午一点半),也就是说每日三次的有解说参观移民站都错过(可以看到一些自由参观看不到的东西),相当可惜,用脚走吧。
 
沿途风很大,天很蓝,海景很美!从这个石梯上去,到移民站拘留所的距离会短些。
 

拘留所外观。

拘留所示意图。

拘留所里的一些旧照片和说明。

中国移民在被拘留期间写的一些诗。

其中两首:

四面云山清一色

光阴去却复难得

随处皆然显春意

吾人何遂心中德

非被困难云无热血

若因困扰谓不寒心
 
也许因纸张欠缺,不少诗词写在墙上。但后来基本都被油漆涂掉了,只剩下这几个字。我看的时候,工作人员一再强调:这些字是原装的。她似乎对那些被涂掉的诗词表示遗憾,她说,为什么要涂掉呢,他们只不过在抒发他们的思想。我无言以对,这段历史,对我来说如此陌生。这就是我们的先辈淘金梦的第一站么?


当年拘留所里是否也象今天开着美丽迷人的花?

坐船回三藩市时,海湾大桥上飞过一组战机,时光恍若一下划过百年。我没赶上开头, 而这一刻我有幸把它记录下来。 拍完这张照片,我坐在甲板的椅子上吹着温和的海风带着满脑的蓝天美景睡着了,仿佛穿越一个世纪的旅行耗尽了我的精力,

补一张当天早上坐船去阿尔卡特拉斯岛时拍的远望三藩。

66号公路尽头

 当我知道了著名的66号公路的尽头在洛杉矶后,就决定要去看看。
 
很渺无人烟很荒凉很沙漠很高温很大风,我所知道的66号公路,还有,Harley Davison摩托和很多我不知道的传奇故事。 有传奇故事的传奇公路尽头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是个美丽的海滨!棕榈树摇曳,海水碧蓝,如茵草坪,和我心目中的66号公路完全两个样。在风沙滚滚的公路骑摩托穿越多时,到达尽头有这么个地方,是否感觉到了天堂。
 
我不想在此罗嗦66号公路的历史,如果有机会,我将愿意租一部越野车(或者是一部Harley Davison),做一次66号公路的旅行,体验从沙漠到绿洲从寂静到喧闹的感觉。
 
66号公路的尽头:
 
 
旁边草坪上有一个纪念碑,告诉后人66号公路也叫Will Roger Highway,美国著名演员幽默家旅行家Will Roger(1879 – 1935)的首次旅行就是穿越66号公路:
 

Alcatraz

《Escape from Alcatraz》(逃出阿尔卡特拉斯,1979年拍摄)看过不只一次,讲阿尔卡特拉斯的囚犯用纸皮做假人头骗过狱卒,从监狱出逃,电影是Clint Eastwood主演的,他的电影我都喜欢看。不过看了两次都是电视,看电视就不免看头不看尾,来龙去脉不清楚,不知道原来Alcatraz在三藩市,是戒备极其森严的监狱,关押的都是顶级囚犯。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写的,那几个出逃的囚犯一直是个迷,他们到底有没有真正活着回到自由世界?周边的海水十分寒冷,几分钟就能使人至死,把那些杀人犯抢劫犯关在此岛就是因为他们插翅也难逃,但是他们没有翅膀却挖洞逃了,活人没被抓回,尸体也没有被找到。
 
阿尔卡特拉斯岛作为美国联邦政府监狱在1963年因建筑日渐陈旧和太过昂贵的维持费用而关闭,之后对外开放供人参观。我决定去看看。去之前认真地咨询了一下,旅游指南上说夏天最好提前把船票买好,岛不大,游人有限制的,信其无不如信其有,上网就把票买了,免得到时扫兴又不能游过去。美国人办事非常周到,买票时有说明,讲清楚怎么到码头坐船,从三藩市中心到坐船的码头如果走路坐巴士分别要多长时间,还特别提醒驾车人士必须预出45分钟找停车位。
 
买的是头班船,那天提前半小时到达码头(走路),等船的人早已成龙,而且当日根本没票!幸亏提前买了。从33号码头坐船只20分钟就到了阿尔卡特拉斯岛,岛不算太小,是监狱过道狭窄,明白为什么限制游人。
 
监狱的入口写着:Break the rules and you go to prison, break the prison rules and you go to Alcatraz. 阿尔卡特拉斯监狱是狱中狱,最危险的杀人抢劫犯在其他监狱不老实爱闹事的和曾企图越狱的就被送到这里。不过监狱的条件却很好,伙食好,犯人住单间,每周可以洗两次澡,还必定是热水澡。这热水澡有名堂的,为的是让犯人习惯热水,断掉他们想从冰凉海水游泳逃走的念头!
 
而且岛上风景优美,在这里做囚犯好象不错嘛。监狱的工作人员很多也住岛上,由于离三藩市很近,孩子上学等都方便。
 
阿尔卡特拉斯监狱:
 
 
这个囚犯的艺术细胞得以发挥,如果他不坐牢还可能没时间画画呢:
 
 
从岛上看金门桥(上面犯人囚室里水龙头上方有张类似的画): 
  
 
从岛上看另一座桥:

 
海鸥想自由,展翅飞吧:
 
 
《逃出阿尔卡特拉斯》电影广告:
 

叮叮车

 我怀疑,三藩市世界闻名的缆车本地人不坐的,走得慢是一回事,老那么多人,干嘛要去凑热闹。但朋友说,她以前坐缆车上班。
 
老朋友Qmm特意请假陪我兜风,问我要不要坐缆车。我说人太多,不坐。她觉得来三藩不坐缆车不像话,“坐两站,最多我请,”她说。笑死我了,好吧,不坐是有点亏。
 
九曲花街的那个路口。我们打算从这里坐到鱼人码头,再坐回来,大概用不了半小时,然后还有时间走花街:
 
谁知鱼人码头总站等车的人排长龙,我看着人龙似乎一直向前移动,排就排吧,Q也说,趁此机会做一回游客。
 
缆车掉头。工作人员动作熟悉极其缓慢,掉完头在车尾还坐一会,聊聊天。排队的人急,他们不急:
 
足足排了一个小时!快到我们时,Q突然说,下部车可别坏了啊!我自作聪明地说,这车不会坏的,连引擎都没有,怎么坏呢?谁知我话才说完,前一部车就倒回头,被告知是煞车坏了。我们忍不住大笑,这一小时,我们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是些陈年旧事了,可是一切,都像在昨天。也许,十年以后,我们还会提起在三藩排队等缆车。等车:
 
车内。拥挤程度跟国内的公共汽车有得比:
 
”风驰电掣”。右上角是儿子的favorite bookshop:
 
车上车下都是拍照的人,还是车下拍“稳阵”,不过还没听到有谁在车边拍照片掉下来的:
 
缆车行走时发出“叮叮叮叮”的声音引起路人注意,所以,唐人称它为“叮叮车”,Q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