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Photo Challenge: Signs

三藩街景

summer 2009.
More photos of Signs here

Advertisements

安放广州(10)- 旧梦不须记

去法国南部普罗旺斯记忆深刻是它的味道,存在于空气中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去美国加州记忆深刻的是那里盛开的紫荆花勒杜鹃,很熟悉的花,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味道是热气水蒸气花草树木沙沙石石参杂着的南方味道,紫荆花勒杜鹃是广州随处可见的花。人是顽固念旧的动物,喜欢吃已习惯吃的东西,因为味道已留在脑子里了,闻到看到已习惯闻到看到的东西也很自然的容易引起共鸣,那是刻在骨子深处的记忆被唤醒。

我不肯定有些记忆被唤醒是好还是不好。

广州紫荆花。12月路旁的高大的紫荆开满灿烂熟悉的我很喜欢很喜欢的花,它们给南方潮湿阴冷的冬天予色彩和温暖,我还觉得它们有香气,尽管走近去闻又好象没有。

广州老房子和勒杜鹃。我看到它竟然几乎被震住,因为这是我们家住过多年的老房子,它居然被选中留了下来!在四周都是新建筑新道路中被留了下来,虽然门前的油加利树没有了,但是有我许多童年记忆的房子还在!

记忆被唤醒,每一次都相似。路越走越远,心也跟着走。童年的记忆参进了成年的记忆,是否童年记忆比成年记忆年代久远就更加珍贵更加有价值?

我的广州,要怎样才能将你安放,但愿我已把你安放。

《舊夢不須記》 -雷安娜

天使岛移民站Angel Island Immigration Station

我无言以对,这段历史,对我来说如此陌生。这就是我们先辈淘金梦的第一站么?
 
去天使岛(Angel Island)是和监狱岛Alcatraz,阿尔卡特拉斯岛同一天的联票,时间很紧,知道没有可能看很多东西,但如果不这样,就干脆去不了。我要看的是天使岛上的移民监狱(还是监狱,完全是凑巧,尽管性质不同,天使岛的监狱更接近拘留所,美国人称它为“移民站”) 。

1910 – 1940年间,天使岛美国联邦移民站(The United States Immigration Station)拘留过近百万来新大陆淘金寻求新生活的移民,其理由为健康检查,询问进而变相地关押,移民来自一百多个国家,很多是亚裔,亚裔中多数是中国人,关押时间从几天到几年。

天使岛很大,移民站拘留所只是该岛的一个角,离码头约1.5英里。每天从码头的咖啡馆有三次小巴士开往移民站,由于先去了阿尔卡特拉斯岛,三班小巴都错过(最后一班下午一点半),也就是说每日三次的有解说参观移民站都错过(可以看到一些自由参观看不到的东西),相当可惜,用脚走吧。
 
沿途风很大,天很蓝,海景很美!从这个石梯上去,到移民站拘留所的距离会短些。
 

拘留所外观。

拘留所示意图。

拘留所里的一些旧照片和说明。

中国移民在被拘留期间写的一些诗。

其中两首:

四面云山清一色

光阴去却复难得

随处皆然显春意

吾人何遂心中德

非被困难云无热血

若因困扰谓不寒心
 
也许因纸张欠缺,不少诗词写在墙上。但后来基本都被油漆涂掉了,只剩下这几个字。我看的时候,工作人员一再强调:这些字是原装的。她似乎对那些被涂掉的诗词表示遗憾,她说,为什么要涂掉呢,他们只不过在抒发他们的思想。我无言以对,这段历史,对我来说如此陌生。这就是我们的先辈淘金梦的第一站么?


当年拘留所里是否也象今天开着美丽迷人的花?

坐船回三藩市时,海湾大桥上飞过一组战机,时光恍若一下划过百年。我没赶上开头, 而这一刻我有幸把它记录下来。 拍完这张照片,我坐在甲板的椅子上吹着温和的海风带着满脑的蓝天美景睡着了,仿佛穿越一个世纪的旅行耗尽了我的精力,

补一张当天早上坐船去阿尔卡特拉斯岛时拍的远望三藩。

66号公路尽头

 当我知道了著名的66号公路的尽头在洛杉矶后,就决定要去看看。
 
很渺无人烟很荒凉很沙漠很高温很大风,我所知道的66号公路,还有,Harley Davison摩托和很多我不知道的传奇故事。 有传奇故事的传奇公路尽头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是个美丽的海滨!棕榈树摇曳,海水碧蓝,如茵草坪,和我心目中的66号公路完全两个样。在风沙滚滚的公路骑摩托穿越多时,到达尽头有这么个地方,是否感觉到了天堂。
 
我不想在此罗嗦66号公路的历史,如果有机会,我将愿意租一部越野车(或者是一部Harley Davison),做一次66号公路的旅行,体验从沙漠到绿洲从寂静到喧闹的感觉。
 
66号公路的尽头:
 
 
旁边草坪上有一个纪念碑,告诉后人66号公路也叫Will Roger Highway,美国著名演员幽默家旅行家Will Roger(1879 – 1935)的首次旅行就是穿越66号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