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旧书 – 诺曼帝(五)

埃华尔圣母院不远有一家旧书店,在那里发现一本1966年出的法文书,用很多照片讲述50年代和60年代中期的中国。

书是用绸布做封面的精装本,灰色硬皮托一个大草书白色字体“虎”,封面设计很法国,虎字又很中国。

反右,大跃进,四清等,处于文革前夕的中国火药味已经很浓,从不少照片就可以看得出。不过那时的人还是很纯洁善良,有些照片是摆着拍的,表情都不太做作。

选三张照片。

这张照片的情景58年后肯定看不到了(1957年北京街头的怀旧资本家)。

南宁插秧妹妹。

广州年轻人。

书和诺曼帝无关,由于是在诺曼帝买的,也就归类为诺曼帝。

莫奈,印象派,Giverny – 诺曼帝(三)

“我被Giverny的美丽彻底迷住。”莫奈说。« Je suis dans le ravissement, Giverny est un pays splendide pour moi. » – Claude Monet.

Giverny离首都巴黎不到100公里,位于塞纳河流域,有一条小河贯穿全村,土地肥沃人口稀少环境幽雅恬静,直至今天村里的民风都十分纯朴,完全没有“旅游胜地”的商业气氛。整个村庄隐约着印象派。

当年不少美国的印象派画家被莫奈吸引到Giverny,在莫奈旧居不远有一家美国印象派博物馆,我去的那天碰巧博物馆闭馆一周,所以只看了它漂亮整洁的花园。

村子的主街就叫莫奈路,莫奈旧居,印象派博物馆,教堂和商店餐厅旅店都在这条路上。

在这家1900年开的餐厅用膳,墙上挂了很多老照片,一碟鸭肉沙拉份量很大,味道极好,非常实在。

一家小客栈。

村中小道。

莫奈的墓在村子的教堂旁边,和他的其他家人合葬一起。“我们亲爱的克劳德.莫奈在此长眠 14 nov. 1840 – 5 dec. 1926。所有人都为之痛惜。”

莫奈旧居Giverny – 诺曼帝(二)

莫奈的儿子米歇尔.莫奈(1878 – 1966,莫奈有两个儿子,均无子嗣)将父亲在Giverny居住过43年的房产赠给了美术学院。经过整修,莫奈旧居于1980年向公众开放。

为了能在大批游人到来之前进入莫奈的房子,我提早20多分钟在门口等,应该说是排队,前面只有几个人,心想我可以慢慢看大师的住处了。九点半开门,有门票的人优先,我后悔没在网上买票已经太迟。虽然五分钟后就买了票,但是莫奈的旧居里已装满了人。

莫奈旧居很大的特色是里面的日本画。莫奈喜欢日本画到了痴迷的地步。他收集了200多幅日本画(其中119幅可以在他的旧居中看到),他的一些画很有日本画的影子,他的水花园(Le bassin nymphéas)里的桥就是日本风格的。

两层楼的旧居不是十分宽敞,艺术家风格浓厚。里面不允许拍照,如果可以拍照的话,一定“交通堵塞”。有一间较大的厅子里挂了很多莫奈的画,看的人不愿意离开,我都进不去。

1926年12月5日,莫奈在他住居睡房中辞世。

买了一本小册子,等回家后再仔细看莫奈住过的房间客厅,用过的厨房…。

莫奈旧居,Maison de Claude Monet。

旧居前的花园(Le clos normand)咋眼看觉得很满,到处是花草和树,什么都想看却好象不知从何看起。而当专注到某处时,就发现每一朵花每一棵草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

我也买了这种花的种子,要试着种,它们的名字:Tigridia pavonia,源于墨西哥,花期7月到9月,据说花朵早上开放,下午5点凋谢,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朵出现。
 

蜜蜂瓢虫都喜欢这里。

 

那个绿色门旁边有一个地下通道,走过去是花园的第二部分,睡莲池塘。

莫奈花园Giverny – 诺曼帝(一)

莫奈(1840 – 1926)在Giverny度过了他的后半生((1883 – 1926)。

Giverny位于法国东北诺曼帝,和大巴黎地区交界,一个500多居民的小村。由于莫奈,这里几成了印象派画的代名词,很多美国的印象派画家在此逗留,离莫奈旧居100米处,有一个美国印象派博物馆。

莫奈在Giverny的旧居花园分两部分,旧居前的诺曼帝花园(Le clos normand),穿过一个地下通道,是莫奈花园的第二部分,水花园 – 睡莲池塘(Le bassin aux nymphéas)。

1893年莫奈着手修建他的水园,“我喜欢水也喜欢花,我梦想池塘里长满了植物。” 莫奈对他的水花园非常骄傲,他常常邀请朋友和他一起漫步在池塘边,欣赏水面上盛开的睡莲。莫奈从1897年开始画睡莲,“我用了很长时间来懂得我的睡莲…,之后,我就再没有其它的模特。”

莫奈的水花园,睡莲池塘,有着激动人心的喜悦,我真想把它背下来。

水园入口,

睡莲池塘,

喜悦,

和莫奈一起细细欣赏水园美景,

今年的冬天比较冷,夏天热不起来,7月了,睡莲才开了一两朵,

莫奈的睡莲画,《Le bassin aux nymphéas》(1899)。

虞美人

  “如果你是画家,你愿是哪一位?” 面对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会回答:“莫奈。”
印象派画中,莫奈的最出名,也最易懂。莫奈客观直接地把自然界里的光和颜色的瞬间在画里表达出来,看他的画不需要知道画的背景,绘画人的意图。
并不能给印象派画一个很明确的定义,它在19世纪后期是指一切不属于学院派传统画法的,那些比较前卫的画。莫奈(Claude Monet 1840 – 1926) 从1867年到他生命最后一年的几乎所有绘画都可以归类为“印象派”。
他这幅“Argenteuil的虞美人”(Les coquelicots à Argenteuil)里的景色我看着就觉得十分熟悉,Argenteuil是巴黎近郊,我并没去过,只是我们附近也有相似的田园。莫奈的画就是这样,接近生活,于是你很容易地进入画中。
Les coquelicots à Argenteuil 1873。1872年莫奈和他的妻子Camille儿子Jean来到离巴黎十公里的Argenteuil,那是一个被田野环绕有800居民的村庄。莫奈让母子在画里出现两次,恍若他们在虞美人花海里游戈: 
我们这里的秋日田园:
 
虞美人:
 

《草地上的午餐》

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马奈并不打算推翻旧的画派,也没打算创造一个新画派,他只是试着做他自己,而不是做另一个人的翻版,他期望用自己的语言真实地记录对事物的印象。但是在那个年代,艺术界被一些因循守旧的人统治,马奈的做法免不了引来议论和敌意。


马奈(Edouard Manet 1832 – 1883), 出生于巴黎,父亲是国家司法部的高级公务员,马奈很早显示出来的绘画艺术天才没有得到父亲的赞许,父亲希望儿子成为律师。1848年,马奈向反对他画画的父亲提出要做海员,但他在航海学校考试中落选,之后马奈做了一次远航,目的地里约热内卢。马奈航海旅行途中所作的画终于使父亲看到了儿子的真正才华,再不能阻止马奈成为画家的愿望。

生性自由的马奈拒绝进正规的艺术院校,他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他在ThomasCouture(1815-1879)的画室学习了一段时间,同时在卢浮宫复制前辈们的画。1856年他离开了死板的Thomas Couture,决定不再跟随任何人学画,只是在卢浮宫的画海里一点点地吸取大师们的精华。马奈还于欧洲各地旅行,荷兰,意大利,德国,捷克,奥地利,博览当地名家的画作。

当时的巴黎有两年一度的国家正式绘画沙龙,这是对画家极其重要的沙龙,画作被沙龙接受无异于今天的论文被一份权威的刊物发表。沙龙挑选展出的绘画有很多的条框限制,评语很苛刻,因此众多好画落选,也由此产生了另一个出名的沙龙: 落选沙龙。
 
1863年,马奈将《草地上的午餐》和另外两幅画送正式沙龙参展,全部被拒绝。《草地上的午餐》和当届其它4000幅被拒绝绘画在落选沙龙展出,这也是落选沙龙的第一届。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Edouard Manet 1863
sur l'herbe
马奈的画引起一片哗然。

一个全裸的女子坐在两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旁边,马奈没有如当时很多裸女画那样把那个裸女仙女或者女神化,他看到模特脖子和腹部的皱褶,就直接地表达出来,没有将它们虚化或使这些部位平滑。画中的光线采用自然光线,裸女光亮的肌肤和两个男性深色的衣服形成强烈的反差,后景里还有的另一女性在溪边不知何因地洗涤和前景左边的静物,都很违背那时的正规绘画及思维方式,舆论觉得画中的裸女十分失礼。 裸体画在古典绘画中很普遍,但只是处于一种虚拟环境,她们大都以女神仙女天使等形象出现,将裸体女性这样放在现实里,那是大逆不道。
事实上,《草地上的午餐》是现代画的前奏,马奈用在上面的技巧被一些著名画家借鉴:Cézanne, Gauguin, Matisse和Picasso。莫奈(Claude Monet 1840 – 1926),落选沙龙的发起人之一,对马奈这幅最具争议的画极其感兴趣,两年后也画了一幅同名画《草地上的午餐》: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Claude Monet 1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