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放广州(10)- 旧梦不须记

去法国南部普罗旺斯记忆深刻是它的味道,存在于空气中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去美国加州记忆深刻的是那里盛开的紫荆花勒杜鹃,很熟悉的花,虽然那是我第一次去。味道是热气水蒸气花草树木沙沙石石参杂着的南方味道,紫荆花勒杜鹃是广州随处可见的花。人是顽固念旧的动物,喜欢吃已习惯吃的东西,因为味道已留在脑子里了,闻到看到已习惯闻到看到的东西也很自然的容易引起共鸣,那是刻在骨子深处的记忆被唤醒。

我不肯定有些记忆被唤醒是好还是不好。

广州紫荆花。12月路旁的高大的紫荆开满灿烂熟悉的我很喜欢很喜欢的花,它们给南方潮湿阴冷的冬天予色彩和温暖,我还觉得它们有香气,尽管走近去闻又好象没有。

广州老房子和勒杜鹃。我看到它竟然几乎被震住,因为这是我们家住过多年的老房子,它居然被选中留了下来!在四周都是新建筑新道路中被留了下来,虽然门前的油加利树没有了,但是有我许多童年记忆的房子还在!

记忆被唤醒,每一次都相似。路越走越远,心也跟着走。童年的记忆参进了成年的记忆,是否童年记忆比成年记忆年代久远就更加珍贵更加有价值?

我的广州,要怎样才能将你安放,但愿我已把你安放。

《舊夢不須記》 -雷安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