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放广州(4) – 不被遗忘

有些以前常用常吃的东西现在不常用不常吃,甚至不用不吃了,但不等于它们被遗忘了。

没想到去开平看碉楼还看到些不曾被遗忘的东西。

蜂窝煤。用三轮车从媒店往家里运蜂窝煤的时候我才十二岁,怎么会忘记呢?

用柴煮饭炒菜(开平自力村农家饭馆),煮出来饭菜的味道就是比用煤气电炉煮出来的味道真切,没有雕琢的大自然的味道。饭馆用的料都是本地现成的,这碗腊味饭粒粒香浓,回广州后再吃了一次,没有感觉了。

黑蔗。最喜欢吃的水果之一,还有竹蔗也是。 这次喝过竹蔗汁,里面参了许多水,浓郁的蔗香被冲得淡淡的。

木瓜。法国有进口木瓜,不过哪有家里后院木瓜的香甜。
 

大蕉。在法国只有香蕉,而且只有同一品种的香蕉。

白菜干。白菜干瘦肉汤可是很好喝的啊,有些后悔没有带白菜干回来。

秋收后的稻田。每当看到法国的葡萄园,就会想到稻田。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由翠绿到金黄。

自力村的村民卖据说是自制的蕃薯干,我相信是他们做的,买了一斤,没来得及拍照片就吃下去了。没有放色素的啦,这么好吃,完全是记忆中蕃薯的味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