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放广州(4) – 不被遗忘

有些以前常用常吃的东西现在不常用不常吃,甚至不用不吃了,但不等于它们被遗忘了。

没想到去开平看碉楼还看到些不曾被遗忘的东西。

蜂窝煤。用三轮车从媒店往家里运蜂窝煤的时候我才十二岁,怎么会忘记呢?

用柴煮饭炒菜(开平自力村农家饭馆),煮出来饭菜的味道就是比用煤气电炉煮出来的味道真切,没有雕琢的大自然的味道。饭馆用的料都是本地现成的,这碗腊味饭粒粒香浓,回广州后再吃了一次,没有感觉了。

黑蔗。最喜欢吃的水果之一,还有竹蔗也是。 这次喝过竹蔗汁,里面参了许多水,浓郁的蔗香被冲得淡淡的。

木瓜。法国有进口木瓜,不过哪有家里后院木瓜的香甜。
 

大蕉。在法国只有香蕉,而且只有同一品种的香蕉。

白菜干。白菜干瘦肉汤可是很好喝的啊,有些后悔没有带白菜干回来。

秋收后的稻田。每当看到法国的葡萄园,就会想到稻田。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由翠绿到金黄。

自力村的村民卖据说是自制的蕃薯干,我相信是他们做的,买了一斤,没来得及拍照片就吃下去了。没有放色素的啦,这么好吃,完全是记忆中蕃薯的味道。

安放广州(3) – 大家齐健身

有帮朋友每周一次去体育馆打羽毛球,听说我在广州就叫我也去,这样好,既可以见到老朋友,又不会改变他们的时间表。

我们打羽毛球有历史的。我从小就看父亲打,五,六岁起父亲教我打,虽然没打出国家级水平,和邻居打,和同学打,和同事打,周围有不少喜欢打羽毛球的人,断断续续都一直和羽毛球有缘,出国后倒是中断了。09年去加州时打了一场,由于用来打羽毛球的那部分肌肉太久没用,激烈运动之下痛了好几个月。但是打球时的痛快兴奋就觉得多痛都没关系。

daxian说到时开车来接。用得着开车去吗?走路不行?被告知那要走大半个小时。时代不同了,我似乎没跟上。以前这点路算什么,最多骑自行车就过去了。我跟H说如果没车我们走去吧,她很会意,我们曾一起走过很多的路。当然,车子按时开到门口。

体育馆宽敞明亮,十几个羽毛球场,朋友们久不见面免不了寒喧一番,大家都精神十足,看来运动确实是保持青春的良药。我这次没有打很多,我想看朋友们打,给他们拍照片,和场下的朋友叙旧。对不起daxian,借用一下你的光辉形象,反正蒙查查别人认不出。

两小时运动后大家一起去吃晚饭,菜谱是现时的活鱼新鲜的青菜火锅。很美味很热闹,最后AA制我那份还不用我出,朋友说偶尔出席的免费。那我下次还再去偶尔。

第二天在附近的“公共运动场”继续健身。

安放广州(2) – 人来人往

12月广州街头年味浓

在欧洲,大城市的概念是什么?拿法国来说,首都巴黎市区人口一百万,法国第一大城。而广州一个区就有四,五十万人口。

回国感觉到处热闹非凡,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随时都有事情发生,有些在中国呆了一段时间的法国人回法国后很不习惯,法国太安静,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是啊,中国充满了生命力,汹涌的人流推着你,你不得不时时打起十二分精神,鼓足劲头前进。

广州和国内的其它地方一样,每次回去都有变化。 广州市政建设做得越来越好,绿化程度越来越高,空气也比以前干净,虽然地面交通状况越来越糟糕,动不动就塞车。好在有地铁,尽管人多,毕竟又快又不塞车。 但是巴士坐起来舒服自在,因为人少,如果不赶时间,塞多久都无所谓,还可以看市容。

商业中心就何时都人山人海,物品丰富,有钱啥都买得到,再贵的东西都有人买。

广州的治安自从“禁摩”(市区禁止摩托车)后好了很多,到底是不是摩托车使治安不稳,这事我觉得有磋商的地方。总之广州看不到摩托了。

今年柑桔大丰收,12月份正是收获季节,吃了很多好吃便宜的甜橙甜桔子,有一天甚至有柑农在街头免费派甜橙,见者两个。果贱伤农,此话不假。水果丰收是好事,但出售价格太低买方高兴,卖方就很可能亏损。因为供大于求,价格一再下压,果农亏损销售,倒不如免费送给消费者,以此作为一种对压价的抗议。

在广州热闹被热闹了几天,回法国后不太自在,太安静,有想回广州挤地铁的冲动。

广州体育西路地铁站,最热闹的地铁站之一。

广州上下九陶陶居。

西关杂货铺。

安放广州(1) – 吃以味为先

喰嘢喰味道。广州人讲吃尽人皆知,吃起来还讲究味道,淡哞哞那就不叫吃了。广州有家老字号“致美斋”,是买调味料的最好去处。它门上的对联写着:民以食为天,吃以味为先。

广州最好吃的是什么?第一,我最想吃的是云吞面。没出来之前,工作地点附近有家面店,很小不起眼的,做的面,尤其云吞面极好吃,有时中午就去吃一碗。这次回去也吃了几次云吞,但总吃不出那时弹牙爽口的味道。现在要吃正宗云吞面还真不容易。

其次,广州的汤水。下机第一餐是宵夜,一盅桂圆炖乳鸽瘦肉汤便是将全部的味蕾都调动了起来,旅途劳顿随汤消失。广州人吃饭几乎都有汤,岭南气候炎热高湿,汤作为清热消暑去湿必不可少,冬季则暖胃。 广州的粥应也算在汤里,及第粥皮蛋瘦肉粥艇仔粥,甚至白粥,不论夏日冬天都是桌上佳肴。这里一碗皮蛋粥,一碗及第粥。

水,是茶水。“饮乜嘢茶?”进茶楼餐厅头一句被问的话。大概不会有人说“唔饮茶”。现在茶楼用的茶具基本“工夫”化,我多喜欢乌龙,普洱也很不错,据说熟普洱晚上喝了不会睡不着。带回来很多茶,其中一饼生普洱,一饼熟普洱。

广州有很多很多很好吃的东西。一碟被炒得有味有饰的木耳。

肠粉,也是久违之美味!
 

一盘龙,五爪金龙。

安放广州(序)

……终于你找到了要热情接待你的广州人,他们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你往吃饭喝茶的地方领。 而在这里,吃饭喝茶的地方总是人满为患。

他们让你喝茶,喝汤,吃生猛海鲜,吃各种贝壳,吃鸟,吃蛇,吃龙虱,吃田鼠,吃猫,吃狗,吃禾虫,吃各种你觉得千奇百怪匪夷所思的东西。 他们总是商量下一站去哪吃饭喝茶,尽管这一顿还没吃完,而你已经撑得只有两只眼珠子偶尔还能吃力地转动一下。

他们的主食总是要吃米饭。 最后一道菜总要蒸一条鱼。 他们一顿饭结束的信号是找侍者要一把牙签。 有时候他们结完了帐,不知不觉地叼着牙签就大模大样地走在大街上了。

如果你在广州呆的时间长一些,还会发现广州人全神贯注地关注你的健康。 他们通过热情地建议你吃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汤水菜肴炖品来调理你的身体。他们觉得你的身体里有清不完的湿和热,他们告诉你现在正在吃的这盅炖品是温补或者大补,还有,这个菜寒凉,那个菜上火,等等等等。

如果你们中间少了那张饭桌,少了茶楼食肆那种轰轰烈烈的人声和排山倒海的场面,那么广州人对你的那种满腔热情和爱心,真是不知如何表达才好。

… …

一段黄爱东西的《老广州》,作为2011年年末广州行的序幕。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就和吃脱不了干系。我也从茶楼饭桌上一一重拾旧日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