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奥赛博物馆

“巴黎永远是巴黎。那奥赛博物馆永远是什么?印象派的殿堂?当然,但不仅仅是。浪漫派,新古典,自然主义,现实主义,学院派,后印象派,日本派,东方派,象征派,新艺术,恐惧派,… …;十,十五,二十种不同流派争先恐后,奥赛博物馆向观众展示从1846到1914的每一个年头,都有影响到我们今天生活的新艺术新科学诞生。”

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设在巴黎左岸1900年建成的同名火车站,1986年12月9日开馆。馆中展出基本上是19世纪的作品,也有些许20世纪初的。法国19世纪可以说是新文艺复兴时期,那个时期留下来的作品一直让人激动不已。

这是第二次去奥赛博物馆,第一次去时对法国艺术一无所知,参观也就成了蜻蜓点水。这次心里较有底,收获自然比上次多。

但我低估了作品的力量,它们会像磁铁一样紧紧将你吸引,使你不能离开。

预计在馆停留四小时,远远不够。过些时候再去。最理想的是每次只看一部分,不要一下全部看完。

见到了马奈和莫奈的《草地上的午餐》,莫奈的《虞美人》;雷诺阿的《煎饼磨坊的舞会》,真迹就是不同啊,我可以在每幅画面前坐半个小时。

喜欢的太多,两幅描写农庄生活的画也在其中。

《拾穗者》(Des Glaneuses, 1857) – 米勒 (Jean-François Millet 1814 – 1875)。米勒来自农人家庭,法国出色的田园画家。画中的妇人在收割后的麦田里捡留下的颗粒,米勒用简单背景突出拾穗细节,并描绘出拾穗农妇的高贵。

《午休》(La Sieste, 1890) – 梵高(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这是梵高模仿米勒的画,梵高把自己一系列的模仿画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他说:“模仿是学习,更是安慰。我手中的画笔就像小提琴上的琴弓,完全为我的快乐。” 梵高是米勒的崇拜者,他的画和米勒的画都充满丰富的色彩。

奥赛博物馆外观:

奥赛博物馆大厅:

以上4张图片均来自奥赛博物馆网页:http://www.musee-orsay.fr/

奥赛馆不间断地收集19世纪的作品。1995年展出了一幅新的私人赠品:《世界之源》(L’Origine du monde, 1866) – Gustave Courbet (1819-1877)。画的名字极普通,内容就十分让人“不安”,不敢直视。作者直接将女性性器官(世界之源)不加掩饰呈现在观众前面,细腻的美术手法使得画作跳出了色情画的范围。该画放在馆里一个很显眼的地方,没有任何遮盖。据说有工作人员在旁观察观众的反应。《世界之源》(L’origine du monde)

奥赛馆门前的马:

奥赛博物馆以前是巴黎-奥尔良火车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