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上的午餐》

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马奈并不打算推翻旧的画派,也没打算创造一个新画派,他只是试着做他自己,而不是做另一个人的翻版,他期望用自己的语言真实地记录对事物的印象。但是在那个年代,艺术界被一些因循守旧的人统治,马奈的做法免不了引来议论和敌意。


马奈(Edouard Manet 1832 – 1883), 出生于巴黎,父亲是国家司法部的高级公务员,马奈很早显示出来的绘画艺术天才没有得到父亲的赞许,父亲希望儿子成为律师。1848年,马奈向反对他画画的父亲提出要做海员,但他在航海学校考试中落选,之后马奈做了一次远航,目的地里约热内卢。马奈航海旅行途中所作的画终于使父亲看到了儿子的真正才华,再不能阻止马奈成为画家的愿望。

生性自由的马奈拒绝进正规的艺术院校,他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他在ThomasCouture(1815-1879)的画室学习了一段时间,同时在卢浮宫复制前辈们的画。1856年他离开了死板的Thomas Couture,决定不再跟随任何人学画,只是在卢浮宫的画海里一点点地吸取大师们的精华。马奈还于欧洲各地旅行,荷兰,意大利,德国,捷克,奥地利,博览当地名家的画作。

当时的巴黎有两年一度的国家正式绘画沙龙,这是对画家极其重要的沙龙,画作被沙龙接受无异于今天的论文被一份权威的刊物发表。沙龙挑选展出的绘画有很多的条框限制,评语很苛刻,因此众多好画落选,也由此产生了另一个出名的沙龙: 落选沙龙。
 
1863年,马奈将《草地上的午餐》和另外两幅画送正式沙龙参展,全部被拒绝。《草地上的午餐》和当届其它4000幅被拒绝绘画在落选沙龙展出,这也是落选沙龙的第一届。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Edouard Manet 1863
sur l'herbe
马奈的画引起一片哗然。

一个全裸的女子坐在两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旁边,马奈没有如当时很多裸女画那样把那个裸女仙女或者女神化,他看到模特脖子和腹部的皱褶,就直接地表达出来,没有将它们虚化或使这些部位平滑。画中的光线采用自然光线,裸女光亮的肌肤和两个男性深色的衣服形成强烈的反差,后景里还有的另一女性在溪边不知何因地洗涤和前景左边的静物,都很违背那时的正规绘画及思维方式,舆论觉得画中的裸女十分失礼。 裸体画在古典绘画中很普遍,但只是处于一种虚拟环境,她们大都以女神仙女天使等形象出现,将裸体女性这样放在现实里,那是大逆不道。
事实上,《草地上的午餐》是现代画的前奏,马奈用在上面的技巧被一些著名画家借鉴:Cézanne, Gauguin, Matisse和Picasso。莫奈(Claude Monet 1840 – 1926),落选沙龙的发起人之一,对马奈这幅最具争议的画极其感兴趣,两年后也画了一幅同名画《草地上的午餐》: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Claude Monet 1865
 

用喜悦作画

在法国不懂绘画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呢?我指的是“欣赏”。      
 
从眼花缭乱的各种绘画风格,数不清的从古到今的画家中,选一些最基本的自己能够懂的看起。
 
印象派。
 
雷诺阿(Auguste Renoir, 1841 – 1919),他和同时期的莫奈马奈等人以生活中的风景人文为题材,以眼中看到的即兴作画,跳出学院派的框子,将自然的光与色彩运用于画里,这种和摄影有某些相似之处的绘画风格,就是印象派。以上几个人,是印象派的先躯。

雷诺阿出生在法国利摩日(Limoges)一个手工艺人家庭,他四岁时随做裁缝的父亲去巴黎,十四岁在一个陶瓷作坊工作,同时开始学习绘画。1862年,他成为艺术学院的学生,并拜Charles Gleyre(瑞士画家,1806 – 1874)为师。
 
“那么说,您是为了快乐消遣而作画的?”当年轻的雷诺阿走进Gleyre的画室时,Gleyre带着不屑的口吻问雷诺阿。
 
“当然!如果作画不使我感到快乐,请您相信我绝不拿起画笔!”雷诺阿回答他的老师,雷诺阿的一生都在这句话上。他为娱乐消遣,他因为愉悦而画。不论是生活的艰难,贫困,外界的不理解,甚至他生命最后时刻的虚弱,都没有减低他的乐观性格,对生活的深深热爱。他说,“每一幅画都必须显示出友好,喜悦和美丽,对了,美丽!”尽管雷诺阿的画总带有一丝忧郁,但他画里自始至终的喜悦,自始至终的美丽,在绘画史上独一无二,他不愿将悲伤放入画中。
 

《煎饼磨坊的舞会》(Le Moulin de la Galette, 1876),雷诺阿喜欢巴黎城郊咖啡馆的摩登生活和快乐气氛,旋转的舞伴和柔和的夏季午后阳光,折射出节日的欢乐色彩:
 
 

《青蛙池塘》(La Grenouillère, 1869),水中隐约的人物树木小船倒影,池塘的涟漪,一派和平喜悦的情景。水面上还有可辨的太阳反射光:
 
 

雷诺阿自画像(1876):